十首冷门诗词,见证苏轼绝世才华

苏轼是宋代伟大的文学家,他留下许多令人称诵的诗作,其中的许多如《水调歌头》、《念奴娇》等千古流传。其实,苏轼还有许多诗词,细细读之,意味深长,今天,我们来读一读苏轼的十首冷门诗词,见证他的绝世才华。

这首词回忆了雪堂生活,开头四句,是说作者在雪堂前亲手栽种了许多桃李一类的果树,绿荫丛中,掩映着数不尽的青果。而此时百舌唱道:“居士,居士,莫忘小桥流水。”明明是自己思念故园,却让百舌鸟的鸣声喊叫出来,便使文词愈加警切生动。这首词语言自然流畅, 而感情真挚深厚。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我们对饮,何问那些兴衰荣辱之事,这样的欢乐有几人能感受得到呢!

这是苏轼送别好友苏坚归吴时所作。“三年枕上吴中路”写苏坚随苏轼三年为官未归,枕头上都牵绕着回家的道路,展现了自己思乡心切,也表达了对友人归家的理解和关切之情。

全词中心在于一个“归字”, 既是羡慕苏坚归吴中,亦是悲叹自己归梦难成。词写思念亲人含蓄深沉,风格婉曲而又旷放。

上片从分手写起,进而写自己回忆故人的落寞心情;下片追忆与友人同乐的情景,进而表现其思念之情。忆人与忆景融汇为一,情深意切,诗意盎然,含蓄蕴藉。

有美堂,在杭州吴山最高处,左眺钱江,右瞰西湖。堂名“有美”,是因宋仁宗赐梅挚诗句“地有吴山美,东南第一州”而取的。

此诗生动地展现暴雨由远而近、横跨大江、呼啸奔来的壮观景象。诗以雄奇的笔调、新妙的语言有声有色地摹写了诗人于有美堂所见骤然而至的急雨之景。暴风雨是大自然中最能震慑人心的壮观之一。

上片写桥下月夜船上的美景,下片写河畔高楼与河下船里的情思。全词运用正面与侧面、比喻与通感的手法,烘托出了凄清萧瑟的意境。

全词运用正面描写与侧面描写、比喻与通感的笔调,生动描绘了泗水上的冬夜月景,烘托了两种相思,一样情怀。只说“人怜花似旧”,不说花怜人全新;只说“夜深花正寒”,不说夜深人正寒。这种隐喻之笔,是词人描写佳人惯用的手法,值得借鉴。

这首词苏轼化用了张志和的《渔歌子》。上片写黄州、黄石一带山光水色和田园风味。三幅画面组缀成色彩斑斓的乡村长卷。下片写效法张志和,追求“扁舟草履,放浪山水间,与渔樵杂处”(《答李端叔书》)的超然自由的隐士生活。全词虽属隐括词,但写出了新意。

这首《蝶恋花》约作于宋仁宗嘉祐五年(1060)正月。是时,东坡服丧期满,自四川而至江陵,陆行赴京师。途经三峡,看到楚地高唐(荆州郡管辖)神女峰时,触景而思念妻子王弗,作此词。

苏轼的词具有多种风格,有的雄奇奔放,由此而创豪放一派;有的婉转多情,并不亚于柳、秦诸家。这首《蝶恋花》就是一首柔情似水的纯爱情词。它毫无掩饰地写出了一个男子的单相思。

苏轼因“乌台诗案”被贬黄州,这首诗作于初抵黄州时。

这首诗描写作者初到黄州的所见,深刻地刻画了苏轼初到黄州时的复杂矛盾的心绪。有自嘲自伤,有对权势者的嘲笑,却又以超旷的胸襟对待自己的遭遇, 在自然中发现美, 在逆境中寻求生活的乐趣, 表现了诗人一贯的豁达、乐观。

这首词的主旨是伤春念远。上片忆往。红杏翠柳是眼前容色,雨中小楼为当日情事。“朱户”暗示伊人身份,亦显温馨。下片思人。卧对残烛,伤春伤别。明知“归不去”,仍然“迷归路”,到底不能忘情。

来源:《意林文汇》2018年第11期     佚名

相关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